nothing here

nothing here,but nothin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n与n的故事——纪念在boxing day遗失的nano君

  2008年12月26日,陪伴nothing三年之久的iPod nano消失在上海徐汇区宜山路的茫茫夜色之中。

  三年之前,这台iPod nano实在是个意料之外的惊喜。某个艳阳高照的下午,闲来无事的死大学生和老妈在街头悠哉游哉的闲逛,当时正是iPod nano刚刚上市不久,街头四处都是Apple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路过一块广告板的时候,老妈突然问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到处都是广告?”对于一个每天在线时间5小时以上的死大学生来说,当时那万众瞩目的iPod nano当然足以洋洋洒洒讲上一番,然而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老妈却突然问了一句:“要不然给你买一台吧?”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等了半分钟才挤出一个:“啊?”倒是老妈轻描淡写:“仔细想想,你大学四年快毕业了,好像从来就没找我要过什么东西。”自己仔细一想,除了初中第一台随身听是期末考全年级第二的奖励之外,之后的第二台随身听直到CD机都是自力更生,其中CD机更是已经服役长达5年之久,现在能够在第一时间入手nano,当然是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不过,在nano初入手之时,与其说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倒不如说是又惊又怕。当时苹果势力刚刚崛起不久,nano的负面传闻满天飞舞,其中最夸张的当属“塞在牛仔裤后袋里作板凳时被扭成了臀部弧线”。所幸我这台nano皮槽肉厚,2米以上高空坠落无数次也毫发无伤,只是一日和iTunes联动时停电出现了软件故障,复位之后又重装了软件便完好如初。

  所谓好马配好鞍,虽说自己一直都是囊中羞涩,但总不甘一台nano就被Apple原装耳塞糟蹋。为了挑选一副物美价廉的耳机,特地和号称筋肉lolicon的YUNO蘑了许久,终于选定了Koss pp作为最佳拍档,也因其浑厚有力的低音成了Rammstein的死忠,只是之后一年半的时间里听力开始直线下降。2007年春,饱受折磨的pp抛下nano撒手人寰,悲痛之余便决定破罐破摔,摸出了压箱底的Apple原装耳赛,以至于一年有余都没有续弦。之后直至2008年8月30日,nano才与AKG K414P喜结良缘,自此双宿双飞只鸳鸯不仙。

  原本今天公司本是放假一天,无奈碰巧遇上加班,也就恰巧遭遇此劫。中午和一起加班的同事闲聊,说她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天天在上衣口袋里装着硕大无比的PSP当随身听,有故意锻炼身体之嫌。对方答曰,自己的东西非要有点份量压秤,否则就会如许久之前的iPod shuffle,出门前明明夹在衣领上,可回家时就只剩下一副耳塞。当时还当作一个笑谈,结果晚上下班骑车回家路上,耳机中sound horizon的“詩人バラッドの悲劇”一曲终了,nano就是那时从上衣口袋中翻了出去。当时只觉得应该是两首曲子中的间隔,便也没多考虑,只是继续骑行,直至半分钟后才发觉不对。之后虽然又骑车往返数次,但当时已是夜色朦胧,再加上路人来往颇多,nano踪迹全无遍寻不见。

  回首三年多的时间,nano从最初的ACG集锦,到KTV预备军,再到相声、评书精选集,几乎日日陪伴左右。不久前,还有一位友人看我天天机不离身,便送了我一个鱼骨绕线器作为礼物,当时自然是美不胜收,但现在却也只能和K414P一同成为电脑桌旁的一件摆设,恰似遗孀怀抱骨灰坛独守空房一般催人泪下。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既然今天恰逢boxing day,那也只能希望nano能够被一位有缘人拾获,不至于化为车轮下支离破碎的尸骸。n与n之间故事的结束,同样也宣告着在不久的未来,将会有另外一个故事拉开帷幕,相信iPod classic的份量一定不会让同样的悲剧再度上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omething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大年初一以奢侈的败家谱写难忘的人生之耻 | HOME | 酒糟圣诞节>>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