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here

nothing here,but nothin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酒糟圣诞节

  因为某些奇怪原因所以喝上了黄酒,以至于至今为止整整一周多的时间,每天都要来上半杯。现在又恰逢一个足够糟糕的圣诞节平安夜,2008年可圈可点的酒糟圣诞节便由此应运而生。

  以往每逢圣诞节,都是一个人悠哉游哉在街上晃悠的好日子,虽然前年圣诞略有改观,但在去年又重新回归这一光荣传统。同时,2007年圣诞节在回归传统的同时,也开拓了一种全新圣诞模式,那就是通过在圣诞节专程跑去新疆餐馆吃饭,从而达到反耶稣的邪恶目的。为了秉承这一趣味盎然的圣诞活动,2008年圣诞节之前一周就开始在公司部门内鼓吹这一风俗的趣味性,以达到拉拢人心反对圣父圣子和圣灵的阴谋。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这一计划几乎完美无缺的实现了,然而在关键时刻却功亏一篑导致全盘皆输。

  原本约了四条壮汉,准备一同大啖羊腿,虽说其中一位有了家主,但正因为他家主人的彪悍作风,才让3700W劳苦大众能够平衡自己失落的心态,所以也算在了同志阵容之中。结果平安夜当日,这可耻的叛徒竟然作了自己主人的走狗,原本四条壮汉的全羊宴上,竟被他硬生生地加进了自家主人。一群人眼睁睁看着桌子对面摇尾乞怜的惨状,一面把羊肉和着满嘴粗言卑语风卷残云狼吞虎咽。

  晚上到家之后,自然是一肚子的不快,因此也就准备洗洗涮涮倒头就睡。也不知是羊肉提神,还是实在倒的太早,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合不上眼。索性破罐破摔,开着电脑放起来了Ashram,结果直接导致人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浮想联翩直至次日清晨。

  好在今天工作比较空闲,能够早早溜回家中,才有闲暇敲打这狗娘养的酒糟圣诞节,记下这一年一度的混帐回忆。最后,以圣父圣子圣灵和精神破鞋玛丽亚以及可口可乐的名义,在Ashram好像死了第二个老婆一样的曲声中,高举八年标石库门老酒,干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everything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n与n的故事——纪念在boxing day遗失的nano君 | HOME | 压箱底的回忆以及无药可医的小红帽症候群>>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