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here

nothing here,but nothin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压箱底的回忆以及无药可医的小红帽症候群

  压箱底大多数时候通常都是形容词,然而今天在我面前却彻底的成了动词。一大早看着窗户外面阴森森的天,想想好了一共还没半天的感冒,于是开始翻箱倒柜找棉袄和厚毛衣。

  翻来翻去,衣服是找到了,但额外又在放衣服的箱子里找到一个笔记本,按照我偏执狂一般的分类喜好,这本子放在这里必然有其独特的原因。打开一看,发现是2006年8月初那段日子,一共持续没超过俩礼拜的日记。22岁半的P孩大学毕业一溜小跑窜出家门,从武汉市中心一路奔到了北京北五环外,满心兴奋外加满腔愤怒的度过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日”。那年头一个短信一个电话就能自己躺床上乐半天,但骨子里比谁都较真,对比现在永远欲求不能的状态,但怎么看都貌似知足者长乐的自己,还真有点看不出来是一个人。

  事件转到2年后的最近,原本只是打算多找几个欧美2D宅的lolicon贴图版,结果最后却凑巧的找到了玉置勉强的《东京小红帽》,以至于现在干脆患上了无药可医的小红帽症候群。虽说对于这作者的印象仅仅停留在Blood漫画版上,但是这部漫画里小红帽与其说是小红帽,倒不如说是内脏版的阿卡多。跟Hellsing那位一样永远死不掉,但这边满世界飘的都是内脏。从小红帽童话台词开始,直到狼先生说“我锋利的牙齿是为了吃掉你”,然后这部漫画就开始坏掉了。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只是我想要你吃掉我,所以我按照你希望的那样绕道来奶奶家。那么,狼先生,请吃掉我吧!”

  除了这个重口味小红帽之外,最近还碰巧看到一部煽情版小红帽。关于一名被奶奶逼迫卖春的小红帽,与见义勇为的狼先生生离死别的赚眼泪故事。两者相辅相成,结果最近脑子里老寻思着找点小红帽的奇怪资源,不过怎么说这位都是全世界最著名的被吃掉的loli啊!


  重口味小红帽
  

  纯爱派小红帽
  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494572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everything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酒糟圣诞节 | HOME | 自业自得的孤家寡人那点乐极生悲的琐事>>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我也覺得,
真有点看不出来是一个人。
2008-12-12 Fri 11:06 | URL | 笑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