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here

nothing here,but nothin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今天的我是已经25岁的我

  一大早起床,感觉脑子和身体彻底的脱了节,异常清醒的意识搭配了完全不使唤的身体,整个颅腔里一阵一阵不和谐导致的痛楚。虽然在额外卧床1小时与热水澡的治疗下有所缓解,但那不明就里的感觉仍旧刻在脑海深处,直到晚饭后自己才找到了一个符合我个人风格的完美解答——大脑的相关设定还没有适应25岁的身体。

  虽说生日应该是1月30日,不过当天完全沉浸在Grado SR-80所带来的兴奋中,尽管自己为自己干了一杯白兰地,也祝了自己生日快乐,但已经25岁的实感都没有今天此刻这样的强烈。

  又一年过去了,虽然去年这个时候还在为某些人某些事辗转反侧,但一年之后的现在却淡定的仿佛事不关己。一年时间里少了不少以往的朋友,但又多了不少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正如同释迦牟尼的不不减不垢不净不生不灭。只是论坛上不再有主动发帖为我庆生的人,多少还是有些今不如昔的感觉,但至少说出自己的生日还会有人添上一句生日快乐,也就没什么好给自己找别扭的了。

  比起刚来上海时狼狈不堪的样子,现在已经渐渐开始享受这里,享受只属于这座城市的生活和欢乐。原本向往和厌恶的咖啡和酒精,现在都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忙碌中构筑自己的空间变成了自己最大的乐趣,日益安定日益平稳日益习惯,虽然笑得比以前少了许多,但至少不必再用苦笑充数,笑声的中气自然也足了不少。

  25岁怎么算也是年过1/4百了,再不抽着自己努力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这岁数,Koss ESP-950、塞满了威士忌的酒柜和自制咖啡糕点的下午茶还在远方招手,如果这时候低头装作没看见就实在对不起经常被念叨的诸位了。另一方面,希望25岁这一年能够多读几本书,多听一些音乐,多写一点东西,多尝几种酒,多几个能一起嬉闹的朋友,让自己平日里多几分节制。至于宝贵的生日许愿,就留给在家里卧病的老爹好了,希望还有机会能喝康复的老爹一起喝一次酒。


    

  虽然没来得及配一副计划中的眼镜,不过这份奢侈的生日礼物已经足够让我高潮一段日子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omething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大年初一以奢侈的败家谱写难忘的人生之耻

  经历了整整半夜海猫的刺激,又忍受了除夕夜整晚鞭炮的骚扰,在大年初一的清晨紧绷的神经终于彻底爆发,遂以躺在床上一上午不能动弹反抗社会,之后洗个澡一溜小跑出门败家发泄压力。

  最初的计划原本是在百盛败双CAT的靴子,然后去清迈天堂大吃青咖喱,之后前往安润一咬牙把爱丽丝M1接回家。然而,残酷的现实轻松一击便令我灰飞烟灭,百盛CAT专柜最大尺码42,清迈天堂一把铁将军镇守大门,安润更是干脆到连太平洋三期都要初三才开门。

  在遭遇如此沉重的打击之后,我痛定思痛决心改变作战计划,索性去静安寺的金津咖喱大吃一顿,然后去屈臣氏把锋速三的电动版败下来。可是就在我还在吉列柜台前徘徊时,却被一名促销的阿姨抓了过去,之后稀里糊涂的花掉430多块钱败了肌养晶的去角质精化和眼凝露,外带美津植秀的润肤液,顺便获赠试用装的浓缩型去头洁面乳和芦荟润肤乳,结果回家后发现促销阿姨给错了东西,去头的没看到,包里装的是深层美白洁面乳……

  人生之耻

    

  就这样,我只能和靴子或者爱丽丝M1之一挥手告别了,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我登上了久光的顶楼,在金津咖喱中放开肚皮大啃大嚼。酒足饭饱之后,我决定这次顺便一解我心中的疑惑,之前查关于咖喱的资料发现众说纷纭,有说是加了胡椒的,也有说是用枣调味的,比较靠谱的是说将材料烤过以便加香味,但始终找不到比较权威性的说法。到了结帐的时候,我顺便问了服务员一声:“能不能告诉我咖喱里面是加了什么材料,所以颜色才是的?”服务员进去溜了一圈,出来答道:“厨师说是用咖喱粉做的所以就是的。”我瞬间脱力至再起不能。

  补遗:


  续弦classic,年终奖万岁

   
 
  无比华丽的屏摄效果

 
  
everything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