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here

nothing here,but nothin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酒精、音乐、豪爽的干杯 以及夜间欢乐的2b们

  张江男是一种可耻到让人感觉可悲的生物,以至于如果不每年来一次国啤酒节,恐怕张江男一辈子都只有借助AV才不会变成莎士比亚。看看活动介绍,便足以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本届啤酒节由国酒和专注于张江知性交友的金媒网联合主办。基于张江高科技园区就业群体的男女比例失衡特点,金媒网在2008年张江高科技园区啤酒节首创了“交友+游乐”的新模式,在活动中加了“啤酒竞技”、“小鸡舞”、“开火车”等多个现场互动游戏环节,让平日两点一线的张江男、张江女有更多机会接触同龄佳人。

  这是何等的悲哀啊!

  最初的计划是本着免费票的原则,入场去大啖国肘子痛饮啤酒,一行三人踌躇满志的来到了传说中的张江国啤酒节。不过,入场之后方才发现,啤酒味淡如水,自助餐味如嚼蜡,张江男闷骚装B成性。但是,只要有了酒精和音乐,这里依然可以尽情享受到豪爽的干杯!

  不过在叙述欢乐的场面之前,还是请允许我喷一下坐在桌子对面两个闷骚装B男。面对掺水又放了太久,连泡沫都已经销声匿迹的啤酒,两个张江男热烈发现:“啤酒果然还是国的好,这味道三得利和青岛不能比啊!”话音刚落,身边耳朵不好的某友人灌了一口啤酒后放声大骂:“艹他麻痹,这跟喝白水有什么区别,连点沫都没有。”随后,两个张江男便整场活动都安静的如同两只扔残余食物的垃圾桶。

  会场里啤酒虽然味道一般,不过既然能够畅饮,自然也就无需多言。自助餐菜色倒是颇为国,熏肉烤土豆、国香肠和羊小腿排,拿来下酒倒也勉强。之后随着活动的开场,大家也就把这些细枝末节扔到了一边。

  虽然活动开场实在是有点联欢晚会,主持人领导交相出现,甚至某领导口出诳言:“股市的泡沫,经济的泡沫大家一定都不喜欢,但是我相信有一种泡沫大家一定都会喜欢的,那就是啤酒的泡沫。”台下掌声雷动,部分群众小声议论:“艹,这啤酒没沫!”

  中国式的开场就此结束,随后就是特邀国乐队全场巡回亮相,一群不知道是不是叫做汉斯的大叔和一位标准的北欧式壮硕大妈,在一群大厨们敲锅的伴奏下闪亮登场。经过介绍,乐队名为blind date,但经过事后证明,你在google上绝对找不出这么一支乐队来,估计属于国的酒馆级乐队,不过只要能让现场high起来,who care?

  接下来,自然就是一首一首歌接着一杯一杯的啤酒,这乐队也从jazz一路跑到民谣又逛到了摇滚,中间还穿插了几首中文歌。而且每唱一两首,汉斯叔叔就要用国祝酒词鼓动全场干上一杯,虽然每次他们也就抿一小口。酒精让音乐点出了火,现场的闷骚张江男终于也一个个敢站起来看表演了,整个啤酒节现场现在终于好看起来了。全场开火车让人们跳了起来,国小鸡舞让人们扭了起来,熟悉的中文歌让人们唱了起来,此时此刻,一双双可耻的双手也把自助餐撤了下去……

  看到大家high的差不多了,台上的吉他手大叔头发一抹,开始唱起了猫王,现场就成了所谓“欢乐的海洋”,而一只只扭动的屁股正是澎湃的海浪。约摸唱了三首,汉斯叔叔们下台畅饮去了,一支脑残的北京乐队上台耍宝,结果就是场内观众开始纷纷退场。

  整场活动有几件事情令人印象深刻,其之一,我果然是与抽奖擦肩而过的男人,继公司年会与笔记本电脑中奖号码相连后,啤酒节上我又以一号之差与一桶国啤酒擦肩而过;其之二,跟我一起去过live的人,一定很清楚声音沙哑地沉的我,可以在现场发出超越一般女性音高且持续时间颇长的尖叫,今天再次因此成为场内观众的焦点,更有兴高采烈者特别冲过来干杯留念;其之三,猫王的屁股一定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大半夜躺床上两腿根部疼得发抽。

  另外,这一夜还有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因为在大家兴高采烈去吃宵夜之际,居然还有一群2b特地来助兴!一行人走到吴江路口,老远就能听到引的轰鸣声。红灯前,三辆进口跑车一字排开,三个不知道是太子党还是爆发户的2b正在轰油门准备飙车。随着红灯转绿的瞬间,三辆跑车没有一辆成功轰出,以绝对对不起引声的缓慢启动速度缓缓冲出,开出20米,前方再度出现一个红灯,三辆车紧急刹车再度一字排开。瞬间,在场路人无不以夸张的笑声回报这一精彩的表演,而紧跟其后的出租车司机也鸣响了喇叭为大家助兴!同行一人立刻建议,每天晚上应该派仨人来路口守着,俩人身穿印有巨大B字的衣服站在路口左右,打出横幅“2b欢迎你”,剩下一人站在红绿灯前挥舞白方格旗。
  
  200w像素手机图,挑剔者请赞助D700一台:

  

  最初空空如也的舞台,一边喝酒一边和同行友人扯淡,究竟来的会不会是歌特乐队。

    

  漫长的自助餐队伍,全肉无蔬菜,不知道汉斯们的便秘问题是不是很严重。

    

  敲锅的大厨们,暖场效果一流。

    

  4倍数码变焦,你知道台上有人就好了。

    

  全场开火车时的火车头汉斯大叔。

    

  在场服务生服饰统一,唯一的缺憾是脚上不是巴伐利亚小皮靴,而是converse帆布鞋,也难怪rammstein叔叔们要高唱We all Live in Amerika。

    

  最后一张,冲的舞台边上拍下来的人肉变焦清晰图。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omething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被停业之神诅咒的男人和认祖归宗的泰国咖喱

   许久之前,有这样一个男人,被上古的停业之神所诅咒,但凡被他沾染的店铺无一不是关门大吉。今天,这个男人的传说又翻开了新的篇章,而我则有幸成为了这一传说的见证者,使这恐怖的传说得以流传于世间。

  今天的原本计划是在曹阳路下车,一路漫步至新西宫淘碟,随后去叶家宅继续进行挖掘工程,最后去圣诞夜惊魂看看背包。然则,由于一路淘下来实在没什么值得一买的东西,最后结束时的时间远远早于预期,因此特别决定去淮海路闲逛。

  到了淮海路,发现某条美食街正在进行泰国文化节活动。相当不巧的是,今天我出门穿的是部门老大上次去泰国旅游带回来作手信的t-shirt,上面印着大大的泰国字样,和水上集贸市场图案。再加上天生皮,外加骑自行车阳光普照了一夏天的结果,看上去颇有几分要去认祖归宗的感觉。不过,意外地收获是现场卖的青咖喱鱼丸米粉,味道相当之华丽,15元一碗虽然不算便宜,但鱼丸给的够多,咖喱浇的够痛快,而且连罗勒叶都放了不少。椰奶浓郁的香味,混合着罗勒独特又富有刺激性的辛香,与咖喱的结合的相得益彰,再加上爽滑的米粉,吃的我不禁感激涕零,油然产生一股本不应该存在的思乡之情。然而,进场的时候顺便接到了这家店递送的名片,但等出场一看,店名居然用泰文标示,我想做回头客的机会被直接封杀。另一方面,那名被诅咒的男子因为对青咖喱无爱,所以叫嚣着要去吃传说中的阿娘面,而恐怖的传说也就此拉开了帷幕!

  走到阿娘面馆门口,迎接我们的是紧闭的门扉,门上连张暂停营业的纸条都没看见。无奈,只得继续闲逛到陕西南路路口的百盛,原打算进去看看zolo的背包,但楼上楼下转了一圈,硬是连影子都没看到,去楼下服务台一打听才知道zolo从百盛撤军了。由于心有不甘,被诅咒的男子再度发起第三次冲击,前往威海路上的DVD专卖店,一路上还谈笑风生心说这次总该事不过三。走到DVD专卖店门口,迎接我们的只有昏暗得灯光,以及店长的一句话“不好意思,店今天已经打烊了,要关到下个礼拜五。”

  最后的结果,一怒之下沿南京路走去汉口路找小吃,最后一冲动直接走到外滩,再加上之前曹阳路到长寿路亚新的漫漫征途,我的腿……

  附图,中吃不中看的青咖喱鱼丸米粉,看过图还能吃下去的都是勇者、饕餮或者不想活了的主

  
something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