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here

nothing here,but nothin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哈密瓜与loli与lolicon的穿越辩证法

通常情况下 大家忙着睡觉休息的时候我总是孤身一人以过人的意志 与缺少润滑油且关不掉的老式柴油发动机战斗着 不过 偶然中的偶然 我也可能睡得意识模糊 甚至陷入一个类似于“哈密瓜与loli与lolicon的穿越辩证法”的梦境

梦境的最初是从某次穿越开始的 不要问我起点是哪里 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一次成功的穿越 其结果=我在A地向B地穿越——〉B地的C处向A地穿越——〉我恰巧的穿越到了B地的C处因此又被带回了A地 总之最后的结果是 我深处现实社会天空中某个隐藏起来的 飞行中的 来自于异次元的补习班

补习中的教室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当然很明显 但鉴于不是补习班的学生 因此我就大摇大摆的从补习班里晃出去了 然而 明明应该是打算回家的我所回的家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补习班的宿舍

走到宿舍门口 远远就看一群鬼鬼祟祟的哈密瓜窝门口 约摸有个7、8人的样子 而且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应俱全 可谓是模板级的倾巢而出 一瞬间我开始在脑子里盘点宿舍里的财务 并将总价值与勇斗哈密瓜可能造成的结果进行比较 最后 贪财又怕死的我得出的结论是 以合作态度博取对方的信任 之后趁机捉住这家的小loli作为人质 以此要挟对方离开

然而事情进展的并不怎么顺利 就在我捉住小loli的时候 哈密瓜种loli以其惊人的嗓音发出响彻校园的尖叫 随后哈密瓜众落荒而逃 而宿舍楼里则处处探出人头 将实现焦点定在抓住小loli的我身上

至此梦境基本结束 之后的记忆都已经十分模糊 大概其中的内容包括我被保安叫去问话 如实相告后对方却已我是全补习班著名的lolicon为由表示怀疑 而小loli因为回不了家 且如果确实如我所说 小loli还是不要回家来的比较好 结果我就担负了抚养小loli的责任

梦境的最后 是我一面在理性和小loli的萌性之间挣扎 一面为更换住所逃避哈密瓜而焦头烂额 梦醒之后的感叹等等暂且按下不表

总结:
1、哈密瓜是危险生物
2、我走到哪都是lolicon
3、loli虽萌 但也不要乱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omething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深夜凌晨1点自家阳台上痛X3并快乐着的电话

如果感冒严重到能够叫人忘记吃感冒药的话 那它就一定是非常严重的感冒
如果能叫nothing在已经低到公司 并且上了半天班以后请假回家的感冒 那更是一定非常严重的感冒
哪怕感冒多么的不严重 附加一次直到晚上23点的加班那也会非常叫人不爽 同时有可能令感冒加重 至于已经非常严重的感冒倒是无所谓了 因为大概已经没什么余地继续严重下去了
不过即便如此 在深夜凌晨1点能够接到自己等了10天的电话 这还是非常让人欣慰的一件事
但是 又不过 如果因为当事人本身过于在乎一些缺乏实际意义的细节 或多或少会让令人欣慰的电话蒙上一些不快的色彩 不过不管怎么说 人类这种生物都不会因为某些原因学乖的 所以这也应该不算做当事人个人的问题 且以上这段不属于开脱罪名

感冒+加班+当事人在于的缺乏实际意义的细节-等了10天的新闻电话=2月20日凌晨1点30分那性的心情
something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一个人来之不易的安稳睡眠以及深夜里的游游荡荡享受

一个人在家最重要的 毫无疑问是宝贵的睡眠 毕竟繁忙的工作和缺少润滑油且关不掉的老式柴油发动机都是眼圈的同伙 虽然最后午睡的时间不过仅仅6小时这种会被他人所嘲笑的程度 但这已经是我平日里整整一天的睡眠了 不知不觉间感动得泪流满面

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一个人如果平时已经习惯了贫乏的睡眠 那么正常的睡眠时间往往意味着对他来说有些过度 之后直到凌晨2点为止整个人毫无睡意 而且次日居然在早上7点多就醒来这一点怎么都没有假日的实感

反正醒着也是醒着 最后决定以寻找晚餐为借口让运动不足的身体在深夜23点外出游荡 特意挑了一家比较远的便利店跑去采购 在空无一人的天桥上哼着歌转着圈走路对我来说算得上是非同一般的享受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室外处于零度以下的寒冬状态

等到倦意姗姗来迟之时 我却开始为了究竟是省电还是省力而开始纠结是否关掉电脑 最后的结论却是打开电脑 且打开foorbar开始播放Ashram 上次这样睡觉都已经忘记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虽说最后的结果是睡的相当不踏实 不过总算是带一点点小小的纪念性质吧

现在已经是次日11:11了 刚刚洗过整整一小时的热水澡 然后在温暖的太阳下把被被子扔到了阳台上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去超市采购战备粮 平时里被缺少润滑油且关不掉的老式柴油发动机念叨的食物们 我来了


something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2008春节和被关掉魔都以及4小时KTV拉锯战

这是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但同时也是一年之中最为暗的日子。随着春节一刻一刻的临近,2008年2月6日本不明媚的阳光随之消逝,魔都那写着“繁华”二字的开关也被一点点按下。

首先陷落的是锦江乐园 ,没错,就是这个传说中营业到晚上22:00的游乐园,竟然在17:00关闭了。冷冷的铁门和同样冷冷的工作人员,以丝毫没有服务业自觉的态度诉说着年夜饭对他们的重要。

接下来是blue chair,我承认我实在没有料想到西餐厅竟然也会受到这一天的波及。原本自豪的高卢雄鸡如今可耻的低下了鲜艳的头颅,用漆的店面和一把锁将自己的屈辱埋葬。

或许任何人都无法想到,也或许一切只是我愚蠢的执着。18:00,港汇广场正式沦陷,兵败如山倒,其麾下的所有餐饮店一并被消灭殆尽,甚至连意大利雇佣兵segafredo和DA·MARCO也在新春欢庆的火焰付之一炬。

至此,最后的希望,只能寄托于来福士广场这座难攻不落的要塞了。以往无数辉煌的节日战火都在这里燃烧到了足以融化一切的温度,但是历经多年它依旧巍峨的屹立于人民广场之侧……18:00,来福士广场与港汇广场同时陷落……甚至连香啡缤也没能逃出生天,只留下最后的遗言“这批客人走了以后 我们就打烊”

似乎一切已经就此结束,但不懈的努力却让星巴克成为了转折的关键,尽管最新饮品红茶拿铁的味道让我对它有了非同一般的反感,但是营业到22:00的承诺却让疲于奔命的我有了喘息之地。

稍事休息养精蓄锐之后,继续向黄河路方向前进,老弱残兵往往也是经验丰富的象征,二热一冷一汤外加半扎果汁成为了意料之中的惊喜,但同时也是最后的根据地。一时间,我有些畏缩不前,但事实证明如果在这里认输,今天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前进,这是唯一的选择!

漆的南京路和三三两两的行人似乎都在嘲笑着我的愚蠢,继续前进只是双脚的机械运动,魔都已经被关掉了,暗彻底笼罩了这座大陆上最繁华的土地。就在这服务业尊严和荣耀危急存亡之刻,必爱歌站了出来,以一己之力奋战4小时为我们熬过了一年之中最为暗的时刻。

走出电梯,出租车的车灯重新出现在街头,将光芒散播到了魔都的每一个角落
something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